首页> 文化资讯> 正文

【文化】马仔的辛酸:脏活累活搓搓手 一首凉凉送他走

来源:花彤资讯网
  

这两天,已经发酵了月余的沙特记者卡舒吉被害案猛料不断。

10月2日,沙特记者卡舒吉进入沙特驻土耳其大使馆后失踪,有消息指出他在7分钟时间内被肢解。此事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。

沙特检方在15日首次证实,卡舒吉在伊斯坦布尔被人下药后肢解,并宣布可能对5名涉案官员处以死刑。

但是,人们会相信这5个人就是主谋吗?还是执行命令的马仔?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搜索一下美国中情局的调查结论。

背黑锅,当替罪羊,2000年前一个中国马仔的故事同样令人唏嘘

无论古今中外,马仔这个职业从来都不是好混的,干最累的活,喝最烈的酒,背最黑的“锅”。

2000多年前,中国,一个叫彭生的人,也接到了来自王室的杀人密令。让他杀人的,是齐国最高领导人——齐襄公姜诸儿。他杀的是谁呢?

彭生作为一个职业“背锅侠”,当然不会是故事的主角。故事的主人公,是齐襄公诸儿、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文姜,以及他妹夫鲁桓公姬允。

文姜,春秋时齐国国君齐僖公的女儿,鲁桓公姬允的夫人

文姜是当时远近闻名的绝色美人,但婚前就与哥哥诸儿暗通款曲,感情之路并不顺遂。她与郑国世子姬忽的一段失败的相亲史,直接催生了“齐大非偶”这个成语。

怀着求婚被拒的满腔哀怨,文姜嫁给了除掉哥哥姬忽登上君位的姬允。

《左传》对于剧情的记载是:“公会齐侯于泺,遂及文姜如齐。齐侯通焉。公谪之。夏四月丙子,享公,使公子彭生乘公,公薨(hōng,意为死亡)于车。”

文姜与姬允婚后的第十六年,应大舅子诸儿的邀请,姬允带着爱妻踏上了去往齐国边境城市泺省亲的旅途。

两国国君相会期间,初恋诸儿与文姜,果然一见面就发生了些什么。姬允得知自己被大舅子戴了绿帽子,便向文姜提出严正抗议!

然而听完文姜的告状,诸儿为妹夫一行设下了一顿别有用心的践行宴。

如卡舒吉毅然决然地迈进了沙特总领馆的大门,姬允欣然赴宴,在酒足饭饱返回公馆的途中,姬允就被彭生解决了。对于姬允的离去,《史记》是这么说的:“使力士彭生抱上鲁君车,因拉杀桓公。桓公下车,则死矣”。

虽然对于具体的谋杀手法仍有争议,但姬允之死的惨烈程度估计不亚于卡舒吉,毕竟公子彭生一直是以“力大”而著称的。

彭生杀鲁桓公

姬允去后诸儿和文姜又在干什么呢?《诗经》中的《国风·齐风·敝笱》为我们揭开了谜底。

“敝笱在梁,其鱼鲂鳏。齐子归止,其从如云。敝笱在梁,其鱼鲂鱮。齐子归止,其从如雨。敝笱在梁,其鱼唯唯。齐子归止,其从如水。”。

用破鱼篓子来形容国君的所作所为,看来齐国人民对这事儿的意见不小。

齐襄公,姜姓,名诸儿,长子,齐桓公异母兄,春秋时期齐国第十四位国君,公元前698年―公元前686年在位。

而帮助诸儿除掉了情敌的公子彭生的结局,可就没有那么浪漫了。

在鲁国新一届政府向齐国发出了“请以彭生除之”的外交照会后,只有一句“齐人杀彭生”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对于这一段儿,正史中并没有过多着墨,但冯梦龙在《东周列国志》中却作了一段描写。

襄公览毕,即遣人召彭生入朝。彭生自谓有功,昂然而入。襄公当鲁使之面骂曰:“寡人以鲁侯过酒,命尔扶持上车。何不小心伏侍,使其暴毫?尔罪难辞!”喝令左右缚之,斩于市曹。彭生大呼曰:“淫其妹而杀其夫,皆出汝无道昏君所为,今日又委罪于我!死而有知,必为妖孽,以取尔命!”襄公遽自掩其耳,左右皆笑。

面对既不讲君臣之义,又不念同族之情的齐襄公,彭生唯有在死前诅咒两句。但在义愤填膺的后代群众眼中,公子彭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,在正义群众们的想象力中,“背锅侠”也是能完成人生逆袭的。

干宝在《搜神记》中有一段“他彭生为豕祸”的记载,是这么说的:“鲁严公八年,齐襄公田于贝丘,见豕,从者曰:‘公子彭生也。’公怒射之,豕人立而唬,公惧坠车,伤足,丧屦。刘向以为近豕祸也。”

翻译一下就是:8年之后,齐襄公在贝丘打猎,看见一头猪,随从都说:“这是公子彭生。”齐襄公发火了,便拿箭射它。那头猪竟像人一样站起来啼叫。齐襄公十分恐惧,从车上摔下来跌伤了脚,丢了鞋子。刘向认为这近似于猪的祸殃。就在这次打猎不久后,一直受伤卧床的齐襄公诸儿便被臣僚连称等人杀死于宫闱之中。

对于公子彭生而言,至少在后世,在正义群众们的美好愿景中,天理得到了昭彰。诸儿这个一国之君,似乎也并不能在毫无廉耻地为所欲为之后,旁若无人地岁月静好。毕竟公道自在人心,马仔也有尊严。

马仔们的公道结局,不能像公子彭生那般,只存在于后世想象中,毕竟现在都2018年了,不是吗?

作者:红豆司康


丰润二手房出售 c21.com.cn
花彤资讯网